2017年02月


我的遙遠的思緒,讓我似乎穿行於竹林中,聽見刷刷卓悅的竹濤聲;我似乎漫步在小溪旁,看見溪水在潺湲;似乎踽踽獨行於茫茫沙漠中,聽見風在漫步。沒有寂寞孤獨怎麼會有這樣的感受?生命是一個孤獨的存在,沒有孤獨也就沒有個體的生命;生命是一個寂寞的存在,沒有寂寞就沒有心靈的港灣。也許有的人會喜歡孤獨寂寞又害怕孤獨寂寞,但我是真的喜歡。在我找不到靈魂的困惑中,孤獨與寂寞會讓我靜靜的思考和尋找我的靈魂在哪里。

生命是以無奈為珍珠,痛苦為線串起來的項鏈,也許它很好看,但卻很沉重;而且上帝要求每一個人都必須把它戴起來,無論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,你喜歡還是不喜歡,都要戴上這無形的項鏈,而且要求一輩子也不能去掉,只能把它帶到墳墓裏,作為你生命的陪葬。所以生命從某一方面來說,它是痛苦的;它的快樂只有在自己的心靈中去尋找。我用我的孤獨寂寞的身軀去陪伴我的孤獨寂寞的靈魂,給它捎去我的安慰。告訴它,我也喜歡孤獨寂寞,我們是一對好朋友。

飄雪的日子裏,大地沒有纖塵,遠近都一片潔白。最喜歡在這樣的境界中,看不卓悅到一個人影,連一絲微風也沒有,一只飛鳥也沒有,一絲聲音也沒有,我把我的靈魂揉進這無邊的寂靜中,享受生命最美好的給予。浮躁與功利是這個世界最可怕的敵人,所以在恬淡中,我去感悟生命,感悟人生;去掉生命的雜滓。生命的底色是純淨的,總會有灰塵的沾染,在寂寞孤獨中,完成心靈的自我完善,洗掉生命的暗淡與灰色。

沉默是生命原色,,或許就是一塊頑石,它靜靜地躺在那裏。沒有任何東西去打攪,任何東西都對它沒有興趣,它在培植自己忍受寂寞孤獨的能力。所以人總是孤獨寂寞的。

在相對的時間裏,人會有各種奇怪的思想。靈魂在悸動,在遊蕩;會想到許多奇怪的事情。我思考故我在,但人生是寫滿奇怪符號的一部天書,有的人看懂了幾個字,有的看懂了幾行,有的看懂了幾章,但有的似乎什麼都沒有看懂。人要快樂的活著,為什麼要去鑽研這部天書而寢食不安呢?它本來就不可能讓人去參透。真的是看透了,或許人的生命真的就剩下無聊了。

風去了,沒有留下痕跡,雨去了,也湮沒了痕跡。生命去了,卻要留下痕跡。不管它是深是淺;是長是短。要想鳥去無痕是不可能的,也失去了生命的卓悅冒牌貨意義。不管我們做什麼,有一點是必須的,那就是你可以不愛崗,但你不能不敬業。要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,做到問心無愧。

我依然在這裏享受著難得的孤獨與寂寞,我依然在神思飛揚。但這一切都是寂寞孤獨給予我的。如果它是有形體的,我就給它寫一封情深意切的感謝信;我會不遠萬裏去朝拜它;把我的最虔誠的祝福送給它。


提酒一壺,閑尋梅香處,雪落紛紛,染透一諾鬢白,是誰,曾許下那場梅花正豔時,又是誰人一夢是千年,回眸處,冰雪無言何以問蒼天,獨影無魂,銷落雪漫天。

蘭亭憶,猶記那年你素指舞弦,一縷長絲漫漫,輕衫獨舞飄飄,我聞曲而來,無語且坐於亭前,醉意卻不在酒,你微微一笑,傾倒世間繁華,笑容如朝陽,寒意不覺顯。

淺憶那年,執手於漫天飄雪處,共赴一場梅香四溢,你輕舞羅裙,雪下放歌,飄搖在梅下爭豔,把雪夜唯美得如詩如畫,,繽紛了這出雪落滿天,那芊芊身影任繞心千年,我為你執筆,寫下一闕詩篇,葬下心間。

硯一泓筆墨,輕染竹箋,揉寫你不逝容顏,訴說那場絕戀,畫中任現你不變雪顏,那指弦音醉了當年,曾梅下相許一Amway傳銷池實言,共賞那處梅爭豔,執手此生不變,赴一場永恆的纏綿

如今,天涯再現,雪花正滿天,卻已不是那當,你我站成彼岸,永不相見。那一碟雪中誓言,終究不能兌現。雪依舊翩翩,梅花正是開顏,可已不是我渴望的天,你我成為了再也不見,那失信的諾言,丟失在那個冬天。

雪下滿天,獨影愁相添,飛花逐風憶千千,弄梅望雪是何年。我心陣陣碎,眸中淚纏綿,悲來剪,只盼來生緣,回首顧盼,思念緊鎖眉間,何世續眷戀,千年亦不變。

執筆念前緣,一諾是千年,可怎比當日弦,,徒得半世歎經年,一念在昨天,一筆劃眷戀,一夢在天邊,一晃是何年,雪花鬢白間,瘦梅池中現,憑風弄墨幾滴連,只歎情難宣。

相思卷,寫幾年,一箋殘墨淚兌間,香中任帶甜,意下無依戀,怎相牽。落墨不知年,惆悵幾分顯,獨醉雪下是何緣,估實德金融問梅間,雪中送思念,水上凝玉又生煙,冰池深處溫猶暖,此處又是景相仙,銷魂正如是,只歎獨留瘦影山中閑。

朝天歌,北風逐,一醉前緣夢未見,只憾此生,無處尋眷戀,執筆能為誰,落墨話何怨,紅塵百般閑,揮筆刻殘箋,淡墨畫影怎知歲月眠,獨醉雪梅間,惹誰憐。

為誰執筆訴眷戀,為何無言指蒼天。拜月幾更,雪落幾丈填,寒梅傳情,千裏寄思念,風中紅顏,早已天涯遠,那執手諾言,去往邊年,誰人無眠,空留墨一硯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